托梦,祖宗,棺材,女鬼,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这次说一些现实有关的事,梦对应上现实,现实也对应上梦。

我的曾祖父在我爸妈结婚之前,就去了,没留下照片,没留下画像。族人没跟我们谈过曾祖父的事,所以我妈,和我这辈的人,都没不知道曾祖父的样子。

我爸妈结婚之后,我妈怀了我,就跟我爸回家了,然后生了我。家里把祭祖告知这事交给了我奶奶,结果我奶奶很贱,非常重男轻女,女的地位在她眼里还不如一头牛一头猪。然后她祭祖时只告知祖宗,说我爸结婚了,说家里添丁了,名为某某某(我),但根本就不提我妈。

结果我妈晚上做了个噩梦,梦到有几个老太婆闯进房间里,对我妈打打骂骂,问我妈是谁,为什么住在这房子里,叫我妈滚出去,别在这房子住。我妈第二天醒来把这事跟在我爸说了,我爸想了一下,就问我爷爷奶奶,祭祖时是不是说漏了一些事?

我奶奶信誓旦旦地说没有,然后,我爸就说了我妈,说我妈想多了,没事的。但我爷爷心细,在旁边问我奶奶祭祖环节,一点一点追着问,大家才发现我奶奶在祭祖时提都没提到我妈的名字。于是我爸骂了我奶奶,说她这样做不对,让祖宗都不知道家里孙媳妇的名字,才导致我妈做噩梦。然后不要我奶奶祭祖了,我爷爷再跑一趟去祭祖,这次连我妈在内,都告知了祖宗。之后,我妈就再也没梦到过那几个老太婆进屋子欺负我妈了。家人聊起这事,猜测是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有孕在身,所以什么都动不了我妈,但生完我之后,就没这层保护了,加上我奶奶做错的事,所以让祖宗误以为家里进了陌生人,才导致这个误会。

又过了几年,我还是没记忆,还是很小时候的事。我妈梦到了一个老太太,事后大家说是曾祖母,曾祖母在我妈梦里对她说:“阿某(隐去名字)啊,我们房子漏水了,住着不舒服,有点冷。”我妈醒来之后,跟家人说了这梦,我爸听了,就跟村里几个亲戚说,出于对我妈的信任,以及敬佩我妈的为人和作风,大伙一致决定,开馆看看。

以前那个年代,下葬还是用棺材埋地里的,于是大伙凑钱请了个先生,动土,查看。仔细一看,棺材被水泡了个大半,不知为何地下水涌了上来,把棺材给泡水里了。于是大伙继续请先生好好处理,处理完,大家聊这事,都说很神奇。而且有的人还有点小嫉妒,说祖宗有事都不跟他们说,也不跟男人说,只跟我妈说。其实大家心里明白,就算跟他们说,他们很可能也不当一回事,不认真对待,所以祖宗才在梦里跟我妈说。大伙处理好这事之后,我妈又做了个梦,梦到祖宗说谢谢我妈,多谢我妈之类的。到我妈很聪明,她跟大家说,梦到祖宗谢谢大家,哈哈。

还是那段时期,我很小都没什么记忆的时期。在前面那事之后,当时还是很小的我做了个梦,那个年龄的其他事我几乎都不记得,但这个梦我却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梦里,我一个人在山里老家房子旁边的路上玩耍,路上看到个老人,那老人静静看着我,在观察我。而我发现老人之后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毫不示弱地盯着他,跟他对视。不管老人的眼神从好奇,威严,有点凶狠,然后变成欣慰,又似乎有点担忧,我都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这样一老一小静静地对视。

他盯我,我盯他,就这么过了好一会,梦里我爷爷(还健在)从路的另一头走了过来,看到我们这样子,笑着对我说:“这是爷爷的爸爸,你要叫曾祖父。”我听了之后,好像是叫了曾祖父,但记不清了,因为梦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

很多年之后,我上了初中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这事,于是跟家里人说。家里人来了兴趣,问我梦里那老人的长相,问得很仔细。我也回答得很仔细,长相,头发颜色,身高,给人的感觉,我都详细地说了。家里人很是惊奇,说那我梦到的还真是曾祖父,因为曾祖父去得早,连我妈都没见过我曾祖父的样子,平时大家也没跟我说过关于曾祖父的事,但在我梦里曾祖父的样子和气质却一丝不差。

家人说这应该是曾祖父想来看看我,说祖宗会保佑我们的,然后烧香祭祖。但我却不太认同,从梦里曾祖父的目光,和他给我的感觉,我觉得曾祖父是想来看看我是个怎样的人,但看完我之后,他好像放心了,所以应该不用太久,他就会投胎,或者去另一个世界了。

梦里虽然我们没对话,但他给我感觉是,先是对我好奇,然后用有点恐怖的眼神盯着我测试一下我,但我丝毫不怯。于是曾祖父比较欣慰,但又有点担心,担心我傲骨,太傲气,宁折不弯的性格不好。虽然没对话,但能感觉得到他的意思,难以言喻。我想说,看人的眼光真准,从小到现在,虽然我待人有礼,但因为太傲骨,不想同流合污,眼睛里容不得大沙子,而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

在我小时候梦到曾祖父不久后,有一年拜山祭祖的前一天,我妈也梦到了曾祖父。梦里曾祖父对我妈说,明天会下雨,我妈和我就不用去拜山了,以后也不用拜山了,不拜也没事的。但只说了我妈和我不用拜山,没说其他人可以不用拜。于是梦里醒来,我妈跟我爸说了,我爸听了,虽然信,但还是坚持要一起拜山。结果去山里祭祖那天果然下雨了,本来天很晴的,却忽然就刮风下雨,所有拜山的亲戚都被雨淋了。

听完我妈这个梦,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就是曾祖父可能已经投胎,或者可能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才不用我妈和我拜山了。因为我妈人非常好,而我的命格很特殊,曾祖父在此之前也在梦里跟我见过,对我放心,所以之后就不用我妈和我拜山。但其他亲人亲戚,先声明不是我说他们不好,我觉得就算曾祖父真的不在此世间了,他们继续拜,也很应该,可能是因为曾祖父觉得他们为人没我妈好,哈哈。

再说一个梦和现实对得上的事。偶尔家人聊起有关灵异鬼神的事,都觉得我是遗传了我妈的体质,甚至更甚之,所以从小到大,我才会碰到很多灵异的事。有一回,我梦到在老家的屋子,在门口入口附近,大堂的地上插了几根香。我从客厅走进大堂,看到这几根香,觉得不太对劲,感觉有股淡淡的恶意,于是我就站住了,很谨慎地盯着这几根香。

看了没几秒钟,这几根香飘起来的烟忽然扭曲了,动了起来,一直往客厅里飘,然后继续飘进偏厅,再飘到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飘到房子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我紧紧跟着烟走,看到烟飘到了角落,然后飘进地板,潜进了地里。烟潜进地里之后,我看到有个白衣的女鬼从角落那里的地下慢慢飘了起来,整个鬼出现在我眼前,凶神恶煞地盯着我,一副似欲咆哮的模样。

我就这么盯着她,她没攻击我,没向我飘过来,也没逃跑,就恶狠狠地盯着我。于是我主动走了过去,静静等了几秒钟,意思让她走,否则后果自负。但她不走,更凶了,势欲冲着我扑上来。我不留情了,双手伸出去拂了几下,把她给撕成几大片。她痛苦地嚎叫,过了一会,慢慢凝聚成形,但不敢动手了,却还是不走,只是潜进了地里,进了地下的一个瓦坛子里。很神奇,我能隔着水泥地看到地下埋着一个瓦坛,还能看到她进了瓦坛,知道她就在里面。

梦醒之后,我跟家人说了这事。家人沉默了一会,想了一下,问我那个坛子的具体位置是在哪里。我如实说了,哪个房间,哪个角落,大概埋在地里多深,是白衣的女鬼,而且给我的感觉不是什么好鸟。家人跟我说,老家那房子以前建的时候,在那个地方挖到一副棺材,就我说的地方,但已经找先生处理过了,应该没事的。以前他们没跟我们说过这个事,是因为怕吓到我和我妹,但既然我梦到了,就再问问先生,请先生处理一下。可能以前那个先生半桶水,或者就是没本事骗钱的。每次家人回到家,进了那个房间,都仍然感觉特别阴凉。而我妈和我妹,从来不敢也不想进那个房间,更不想靠近那个角落,那个房间至今空着,老家房的房间多,大家都不愿意住那房间。

请了先生处理之后,大家感觉进了那个房间,还是有阴凉的感觉,我妈我妹会有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但没以前阴冷了,似乎阴冷在渐渐变弱。后来我妈也梦到了那个房间,有个凶恶的女鬼在搞事,梦里那女鬼想害我爷爷,我妈绞尽脑汁,得到梦里应该是祖宗之一的老奶奶指点,才暂时赶走了女鬼。这个时间,刚好是我爷爷生病的时间,去医院看了很久都看不好。

我妈醒来之后,满身都是冷汗,家人就找了个先生问问。先生说我们起房子占用了女鬼的一点地方,所以她才来来回回搞事情,还说他不好解决,毕竟女鬼那里瓦坛子那块小小的地方是属于她的。至于请过两三次先生,按理说是两清了,可女鬼耍无赖,先生又不能灭了她,那样不好,太违天和。先生让我有空回了一趟老家看看,意思看我怎么处理。可我怎么知道怎么处理?而且当时我在外地,抽不出空。后来我有空了,回了老家一趟,直接走进那房间,本来我想砸开水泥,挖地三尺的,但家人都在房间外面看着我,不想进来,叫我尽量别动工动土。于是我就不挖了,对着记忆中那瓦坛子的正上方用力跺了几脚,尽量把劲传进地里,还放了几句狠话。这之后,我回大学了。而我爷爷的病,本来都卧床难下了,这之后却第二天就好了起来,而我妈之后就再也没梦到过那女鬼,那个房间的阴冷感也渐渐消失了。

感觉又神奇,又巧合。

发表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在 0.208 秒钟有 28 次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