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讨债

1995年下旬,诸暨陈江村的两名中年妇女找到了我,

告诉我她俩是邻居,之所以来找我是因为她们分别在自己的家里多次见到了村里的女亡人。

被阴魂所缠,必定事出有因,

我让两人说说女亡人生前的一些事情,也好从中找出她们之间的渊源。

A女告诉我其实女亡人也是她们的邻居,只是生前性格比较孤僻,少言词,

因而平日里她们关系一般,走动的并不多。

她说女亡人有两个孩子,大的女儿十二岁,小的儿子也有四、五岁,

老公在杭州工地干活,

本来一家人生活得也幸福,可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夏天的一场意外,

让母女两个都丧了命。

B女抢着说母女两个是被自家的房子突然倒塌给砸的。

她说是今年8月份的事情,正值盛夏,天气十分炎热,

她清楚记得当时的情形,她正在午睡,似睡非睡间突然听到“沙沙沙”的声音,就像是往竹篮子里倒黄豆的那种响动。

她当即就被惊醒了,起床跑到窗户边,

只看到满天的尘土飞扬,混混沌沌的一片。

她说当她跑下楼时屋外已经聚集了一些人,才发现是女亡人家的房子倒塌了。

A女接着说她赶到时村民们已经着手施救了,大伙儿搬的搬,抬的抬,

但大家心里都不清楚这废墟下面究竟压了几个人,

有的说就两个孩子,有的说母子三个,

也有的说甭管几个人,这么炎热的天气,要是十分钟之内救不出人来,

不砸死闷也得活活给闷死了。

直到黄昏时候才证实,房子倒塌时母子三人居然全部在家,

女亡人砸死在门口,

大女儿当时正靠着墙坐在椅子中,被掉下来的一根木梁砸中了脑袋,

半只耳朵都削了去,惨不忍睹,

只有小儿子幸运地存活了下来。

母女俩的尸体被抬到了村里的大会堂里,脸上盖着纱布,血肉模糊。

从工地赶回来的老公哪里受得了这般打击,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B女插话说母女两个安葬在水库边上的山地中,头七还未过她的老公就发了疯,

一到晚上就跑到水库边上呼唤他老婆的名字,那哀嚎声响彻了全村,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村里人都说他受了刺激崩溃了,不然哪有正常人天天这样的,唉!想想也是可怜。

的确如此,中年丧妻,人生最大的痛莫过于此。

世事无常,一切自有定数,又有谁能主宰得了呢?

听两人的话意与女亡人生前并没有过多的接触,但同时邻居,

另外,两人仅仅只是在家中见到了女亡人,

实质并没有受到伤害,

因此,我判断阴魂并无恶意,

也就是说,此次事件应该不会太难处理。

而亡魂没去往生轮回,执意留下来必定有她的原因,

也许她割舍不下年幼的儿子,也许对老公她尚有太多的牵挂,

也或许她有未完成的心愿及未了结的事务。

这里插下话,民间有这样的说法,

说包拯死后做了地府一殿阎王,因心软经受不住世人的哀泣,

就放魂还阳,与亲人团聚,

但这破坏了地府的规矩,

于是,玉帝把包拯调往五殿,

因为五殿尸体腐烂,即便还阳也早已不成人形。

当然,这只是传说,

但另一件事大家却不可否认,

当亲戚朋友过世,我们送他最后一程时,往往是压抑不住地悲伤,

有的甚至痛哭落泪,

可回来的路上我们已经摘掉了黑纱或头巾,

重要的是没有一个人再会哭泣。

这是为什么呢?

通常的说法是否则会晦气,

但也有人说为了让死者走得更安心一些。

总之,眼下什么都不好说,只有去了才知道,

于是,我收拾了下,与两人一同前往。

陈江离我这里不远不近,骑车也就个把小时的时间。

下午3点多我到达了随行女子的家中,

这之前我看到了村道边上那间倒塌的房屋,

此刻早已被拾掇干净,

但空地上依然堆放着被挑拣出来的完好的红砖块。

可以想像出事故发生的那一刻是何等的惨烈!

倒塌房屋的旁边还建有一间二层楼房,

听随行女子说是女亡人老公哥哥的,

其实两间房子共用着中间的一堵墙,

只是不知道为何只倒塌了其中一间,另一间却完好无损。

两位女子的家与倒塌房屋也就一、二十米的距离。

我略懂风水,因而在两家的屋里及屋子周围都粗略地看了看,

无论从房屋结构还是陈设都没有问题,

之后,我取出罗庚又楼上楼下仔细查看了番,

一切正常,并没有灵魂活动的迹象。

于是,我让两位女子带我去一个地方。

她们问我去哪里?

我说母女俩的头。

因为下旬时候天黑得早,这样到达水库时,天色已有些昏暗了。

一路上两位女子都叽叽喳喳地向我描述着见到女亡人时她的模样,以及她们如何如何的恐惧心理,

但一到达水库,步入堤坝路后两人都噤如寒蝉,甚至开始有点畏首畏尾起来。

我能理解她们的顾虑,

于是告诉她们等下不必上山,只要把坟头位置指给我看就行了,

之后她们就可以回家去,

但必须告诉家里人今晚天黑后就不要出门了,早点上楼休息。

看到两人依旧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我又安慰了一句,我说你们不必害怕,家里都十分安全。

其实,我并没有骗她们,

因为刚刚在出发之前,我在两家的门口都撒下了坟土和米粒,

以确保灵魂不能随意进入。

坟头在水库对岸的一块山地中,

那块山地种着一大片的蔬菜。

待两人返回后,我踏上了这块菜地,

来到了坟前。

从坟碑中我得知母女两人是合葬在一起的。

我取出罗庚绕着坟头走了一圈,

罗庚指针纹丝不动,

也就是说此刻坟墓并没有灵魂。

难道是我弄错了吗?

我开始下山,在距离坟墓二十米远的一处杂草堆中坐了下来,

而杂草堆距离上山的小径也就五、六米的样子。

我不能在小径上驻脚,不能挡住了“她”的去路。

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但接下来我还是什么都不能做,只有等待了,

我希望女亡人的老公能够快些出现,因为我还饿着肚皮呢,

另外,初冬的夜风真的十分刺骨,

我缩着脖子一直瑟瑟发抖着。

大概一个时辰的样子,我的半包烟也快抽完了,

从水库对岸传来男人悲戚的哀嚎声,

在寂静的夜里不免使人悚然而惊!

几分钟之后,声音消失了,

这时候,我手中的罗庚抖动了一下,

罗庚制作过程中经料包浸泡,十分具有灵性,

虽然眼下漆黑一片,我无法看清,

但凭多年处事经验,我可以确定此刻罗庚指针达到了疯转的状态,

换句话说,就是女亡人的灵魂出现了。

我仍旧按兵不动,一直等到罗庚复归平静之后才站起身来,

现在我可以从容不迫地回去了。

出了水库,来到村中,借着路灯微弱的亮光,我循着罗庚指针的方向一路跟随到了其中一位女子的家门口,

在离家门几米远的位置我停了下来,我见到了灵魂,

因为是新亡人,灵体还算完整,

但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她低着头,一直站在屋檐下。

我不知道那里有些什么?而她站在那里又是为了什么?

几秒钟时间,灵体消失不见。

这时我走上前去,站到了灵体原先站过的位置,同样低下头来,

于是,我看到了屋檐下紧贴着墙壁堆放着的半米多高的红砖块,

看到这些,刹那间我明白了。

本来我还想去另一位女子的家里求证一下,

但她家院中的那条土狗十分的不友好,对着我龇牙咧嘴狂吠了好一阵子,

于是,我决定先回家去,明日一早再过来。

次日一大早我便赶到了昨晚未去查看的那位女子的家里,

一进院门我就看到了堆放在院落中的红砖块,再一次证实了我的想法。

由她领着我来到了另一位女子的家中。

见面后我直截了当地问她们是否私自拿了女亡人家的红砖块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羞赧地承认了。

我说只所以她出现在你们的家中,是因为她还惦记着这事呢!

我说虽然只是些砖块,但没经过她们家人同意就是偷,

而偷一分钱和偷一万块钱的性质是一样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就不用多说了。

两人红着脸,都有点无地自容了,说现在就把砖块还回去。

我说砖块自然是要还的,但你们就不想当面去认个错吗?

两人面面相觑,说只要她原谅了她们,以后不在家中出现,做什么都行。

我说那好,你们去准备些祭品,等下我们就去坟头。

两人应声离开。

午时至阴时辰我们一行重新踏上了山地,来到了坟墓前,

待两人祭拜后,我重新上了三柱香,

以红绳结阵送走了女亡人的魂魄。

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她走得很安详。

之后,收了佣金回了家。

发表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在 0.207 秒钟有 28 次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