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宅里的恶鬼

五十多年前,我们村有一个很有钱的富公子,姓李,具体名字我也记不清了:老爷子回忆到;那个姓李的啊,就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也幸亏他爷爷老爸是做生意赚了不少钱的老板不然像他这样整天无所事事的二十来岁小伙,要是在我们这种穷人家早就赶出去讨饭了。

老爷子用着一种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

这时坐在老爷子身旁的一位拿着竹扇的一位看着有六七十十岁的老爷子接过那位老爷子的话说道;唉人家现在都不在这世上了你就别挖苦别人了。

我一听,开玩笑的向拿着竹扇的老爷子问道,老伯你能不能把这件事跟我说说,我对这种事情还蛮好奇的。

老爷子微微一笑道:年轻人这种事有啥好奇的,如果你经历过你过,你一定不会再想经历的。

我见老爷子故作神秘的样子,更是惹我的心头痒痒的。终于老爷子经过我的软磨硬泡的哀求之下,决定将这件事说给我听;“其实是花了我一张毛爷爷”🤧🤧🤧。

“记得五十年前那时我还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那家伙和我差不多大可是他可是比我命好啊,天天就是开着小洋车带着一帮二流子不务正业的二十岁出头的小流氓天天在县城里听戏,玩斗鸡,赌场瞎混反正吃喝嫖赌他都干。

说实话那时我都有点羡慕他,心里时常想这个二流子运气真好,投胎投的好,天天不干活,到处吃喝玩乐。只要伸伸手就有大把的钱,而我每天要起早贪黑的干活,才能勉强维持生活,我想到这每次看到他,我都心里默默诅咒他,败家子,我看你这德行肯定短命。

想不到,他真的“短命了”,当然我坚信这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而是因为他作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我22岁那年,那是五月初,县城来了个唱戏的剧团,听说有点名气,大早上太阳刚出来我和村里的好几个小伙一起走路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到了县城,到了县城我和村里的几个小伙先吃了一碗稀饭两个油条。然后就去唱戏的场地了,一到场地好家伙都是人,只见前面有个很大的唱戏台子,只见上面有六七个穿着戏服着花脸的人正在上面又叫又走的。

其实我也看不懂,我就是来凑个热闹。就这样到了中午,戏台上的人演完一出,一个老头做走到台前双手抱拳到,各位观众休息片刻过了晌午,再开始唱,然后只见他一挥手台上六七个画着妆的人走到台上,有抱拳的黑脸装,有作揖的的粉白装,我的注意力最后停留在一个个身材如水蛇般,屁股翘,胸挺的粉色装扮的女人身上了,我足足看了有三分多钟,还是同村的几个小伙子摇了我一下身子我才缓过神来,他们见我如此,便笑道,你个色鬼是不是看上了唱戏的美女了。我一听顿时脸红起来,回道,瞎说啥呢。

他们几个笑道,别装了,喜欢就喜欢呗,有啥不敢说的。我脸红的回道,不跟你们说了。他们笑道,好了好了我不们不逗你了,现在戏暂时不唱了,我们也去吃点粉条吧。就这样我们从戏台的左面通过,想去吃粉条,谁知道我们经过戏台的时候看到了刚才注意到的女子,正被同村的败家子和几个他手下的二流子围住了,只见那女子左右冲不出去被围成一个圈围在其中,那败家子开口淫笑道:小娘子,我刚才看你唱的真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喝几杯,一起吃个午饭吧。曼妙女子,惊慌的回道:走开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和你吃饭,快滚开。

败家子淫笑道:小娘子那可由不得你啦,只见败家子双手朝女子胸前摸去。女子吓得,大声叫道:色狼啊,救命啊。我看的是心中怒火中烧,正想要冲过去,只见同村的几个小伙子把我拉住,说道:算了不要多管闲事,这家伙还是不要得罪他,他家有钱有势,惹了他你就难过了。

我心里一想,确实如果现在惹了他这败家子以后肯定不会放过我,要是连累我家里亲人那就麻烦了。想到这我握紧的双手,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松开了。

唉,算了我们还是当没看到吧,走吧同村的几个小伙拉着我向离他们越来越远的地方走去,正当我以为,这女子难逃侮辱时,只见戏台的老头带着几个警察冲了过来,制止了那个禽兽的侮辱。

只见警察把败家子和几个手下一起押着,往警察局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小毛头多大就敢做这种事情,跟我回局子里我好好管教你。

我见女子得救心里也变得开心起来,跟几个同村小伙说,看那败家子这次还神气起来不。我们吃粉条去,我请客同村小伙,笑道好你请就你请,等下不要赖账啊,我骂了一句,老子是那样的人吗。快走吃粉条去,等下还要看戏呢。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晚上五点多,戏唱完我就和同村的小伙子一起,一边说笑一边往回走。谁知道我回家的路上又看见了那个败家子,那个败家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被放了出来。我和几个小伙加紧脚步,想要快速远离从我前面过来的败家子和他几个手下,正当我们从他身旁走过时这家伙经过时,只见他有个手下说道:李少今天那女人太不给你面子了。要不要我们几个去教训教训她,只见败家子一脸淫笑道:今晚你们去把他带到我家来我要慢慢教训她。几个手下顿时阴笑道我们会做的李少等我们好消息吧。说完就往戏班子那边走了。

我一听,心里顿时有一股怒火想要冲过去扁败家子一顿但是,我一想代价付不起,只好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跟着同村小伙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的第二天,上午我正在池塘边钓鱼,突然来了七八个警察往败家子的家里走去,我突感好奇也跟着过去了,我一到那里没想到房子都围满了人,所有人都叽叽喳喳的,有的说真吓人早知道不看了,有的说今晚我肯定要做噩了。

我好奇的往二楼走了上去正当,走到二楼大厅口时只见上面有四个人站在门口,还有前面两个警察拦着,我好奇往大厅里一看,谁知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场就把我吓蒙了,只见二楼大厅上那天那个女子穿着戏服正吊死在上面,那样子简直能把老太婆当场吓死,她两眼翻白的瞪着前方,舌头耷拉着露出在下巴,整个脸部的神情配合脸妆,透露诡异的笑容。越看越渗人,当时我就立马离开了那里回到了我钓鱼的地方,过了半个钟头,警察抬着用白布盖着的尸体和押着的败家子,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心里想到这次这个败家仔,还不等着枪毙啊哈哈。

谁知道过了三天,我看见这个败家仔开着小洋车,带着几个手下又从家里出去了。我不禁感叹一声,唉这真是恶人当道有钱都能买命啊。

时间到了女孩子死了的第七天,这天败家子,跟几个手下路过村子时不知道为什么村里的几条狗都汪汪的吠个不停,以前都看到他都不会这样。

败家子见狗叫个不停,忍不住和几个手下从地上捡起几块石头砸跑了狗。但是狗走了几十米又停下来开始对着败家子狂吠。败家子准备想再捡起几块石头扔狗旁边个手下说道:李少何必跟几只畜生较劲呢。

败家子觉得也对,就跟着手下往家走了。时间一晃来到晚上,晚上七八点我吃完晚饭,跟往常一样在村子里走两圈,我走到快到河边时突然听到很多狗叫,我感觉奇怪往狗叫方向走,来到了败家子家,只见败家子门口全村的狗都站在败家子门口9米左右的地方对着里面狂吠,而且大门是开着的,但是里面一片漆黑,我壮着胆子往里面走去,走到一楼大厅时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凉嗖嗖风往我肩膀上吹过,我不禁起了个鸡皮疙瘩,而且正在此时,屋外的狗叫声好像变了,变得好像是见到了啥可怕的东西一样,变得凄厉起来了,我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想往外跑,突然一楼的门哐当的一声自己关闭了,我当时就惊慌失措的用双手使劲抓着大门的的两个把手想拉开大门,只是我怎么用力都拉不开,于此同时突然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后背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我转过头像后一看。

哎哟,我的妈呀这一看,看到那个已经死了七天的女子,只见她漂浮在半空中双脚发白,穿着白色戏服,脸上血肉就像炸了的猪皮一样翻了起来,满脸是血,就像是一块烂肉一样,只右眼耷拉着在那块烂肉的脸颊上左眼翻白,舌头在她的下巴上在不停的左摇右摆,那模样我现在都记得,太吓人了,只见她漂浮在半空中呜呜的说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一边叫一边向我飞来,我当时就崩溃了,大叫到鬼呀拼命的拉大门,可是大门就是拉不开,这时正当女鬼快飞过来时,打不开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开了只见一道像太阳一样刺眼的金光,射了进来那女鬼照射到这光,立马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往二楼黑暗中飞去消失在我视眼中,我急忙往大门口看去只见一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和尚,双手合十,念着经文和尚看见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一声,说道小伙子你我有缘啊,今日你遭遇此劫,遇上我也算是缘分使然。你离开这里,我要去化解一桩恩怨了。我一听能离开这里,立马就是撒腿就跑,跑到了家里,我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我从家里走到败家子门前,看到了上几次来的警察又来到了败家子家里,只见村民们围在大门口叽叽喳喳的说道:这也是报应,死的好。我向一个四五十岁的同村大叔问到,咋了。大叔回到这个败家子和几个一起玩的二流子,昨天晚上都死了,死的恐怖,都是被吊死在二楼的大厅上,各个脸色发白,手脚僵硬冰凉,面露恐惧之色,就像是看到了啥恐怖的东西一样。

我一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应该是真实的,我就不敢在留下来看了,急忙回到家跟家里说了昨晚的事,我家里人当天把我送到了10里处的一个天缘寺,我在里面呆了半个月才回来。

后来我再也没去过败家子的附近50米之内,而且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那里就荒废了,败家子的爸爸也再也没回过村里了。

大爷一边摇着竹扇,一边笑道,事情都过去这么年了,我还是不敢靠近那里。

我说到,或许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吧。

发表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在 0.216 秒钟有 28 次查询。